一个深思熟虑的项目

在2019年9月12日倡议启动教育协定的致辞中,教宗方济各邀请各类在教育界工作的不同人士(学术、机构、牧灵和社会领域)在2020年5月14日齐聚罗马,以共同制定一项全球教育公约。随后,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的缘故,该活动被推迟举行。大流行使圣父的呼吁更为迫切:我们需要团结一致,为共同的家园而努力,以使教育成为弟兄情谊、和平与正义的创造者。因此,一次虚拟会议将于2020年10月15日下午2:30(罗马时间)举行,并在梵蒂冈媒体Youtube频道上直播,所有人均可参加。在此期间,教宗的视频讯息将与国际间的见证和经验一起播出,用创造力来超越视界1

多年来,为照料“共同家园”,教宗再三忆及在教育层面上需要进行此类合作。例如,在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Evangelii Gaudium,第23和87号),在通谕《愿祢受赞颂》(Laudato si’,第215和220号),以及在2020年1月9日对驻圣座外交使团的讲话中:“就像我们正经历的每一个时代变化一样,都需要一段教育旅程,以建立一个教育之乡。这个教育之乡将产生人与人之间开放的关系网络。这个教育之乡必须以人为本,促进长期规划的创造力和责任感,并培育愿意为社区服务的人员。因此,我们需要一种教育理念:它涵盖了充足的生活经验和学习过程,并允许年轻人单独、或集体地发展自己的个性。 ” 2

教育也是意大利主教团在2010-2020十年教牧期间所选择的基本主题 3

一些明显的教育失败迹象

如今,一直对教育起决定性作用的地方(尤其是家庭、机构和学校)正处于严重危机中。也因为当今的文化过分地迷恋自身,并对上述教育场所持消极的态度。因此,成年人与年轻人之间严重的代际契约鸿沟日益增长 4。教宗明确提到父母也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开始自暴自弃,生活节奏越来越紧张。教师们的任务也同时更艰辛了(“总是低薪”)。

在西方世界,尤其是在我国(指意大利。译注),人口崩溃严重地加剧了这种撕裂。多年来,我国人口增长率一直名落世界最后几位。国家统计研究所(意大利语:Istituto Nazionale di Statistica,简称:Istat)2019年的数据显示:在意大利,出生/死亡比率为67/100(人口较上年减少了21.2万人; 10年前的比率为96/100)。“自1918年以来,该国有史以来最低的自然增长率”:人口更替变得越来越困难 5。此外,有五分之一来的新生儿来自外籍母亲。

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同时又是一个时代性的警告:人口危机一直是普遍文明危机的第一个迹象。“旧大陆”(指欧洲,以“新大陆”美洲作为对比)似乎越来越像是“陈旧的大陆”。这是地球上唯一一处老年人比儿童多的地区:在联合国人口司看来,到2050年,儿童将仅占意大利人口的2.8%。在14世纪,流行病吞噬了百分之八十的意大利人口。在21世纪,人口却因社会的选择而消失[…]。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人口统计学专家尼古拉斯·埃伯斯塔特(Nicholas Eberstadt)辩称:“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在某些国家,一代人中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成员仅仅局限于他们的父母” 6。出生率的下降还带来了其他令人不安的问题:一个社会中缺少子女,就意味着社会缺乏未来,缺乏继续和他人一起的社会生活的愿望——尤其是把美好传递给后人的意识。

因此,对未来的不信任反映在关乎教育日益困难的问题中,因为在向后代传授值得为之奋斗的智慧遗产也会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少的人将未来视为拥有计划和希望的地方。与之相反,它唤起了人们的恐惧和忧虑。幸福的增加并未改善生活质量,但却增加了自我封闭的趋势,导致人们丧失了生活的乐趣。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于2018年1月18日作出任命“孤独事务部长”的决定甚为重要,也同时引人担忧。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此之事:“对于太多人来说”, 特蕾莎·梅解释到,“孤独是现代生活中一个可悲的现实。我想为我们的社会,以及为那些无人可交流,或可分享思想经验的人们面对这一挑战”。根据英国红十字会的数据,“在6560万人口中,超过900万人声称“总是”或“经常地感到孤独” 7

位于美国普罗沃的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所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长期的孤独感对健康的危害是肥胖症的两倍,并且与每日酗酒、抽15支香烟所造成的损害极具可比性。据统计的披露,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孤独感作为一种致命的病毒,注定会以不可阻挡的方式传播。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在过去的10年中(1987-1997年),全世界抑郁症患者的数量增加了300%;从2005年到2015年,这一数字进一步增长了18%。这是导致15至40岁间人口致残的主要原因——他们每年所需430亿美元的医疗保健费用。曾几何时,如果抑郁症在30岁左右发作,那么现在则出现在13岁。自杀行为也随之显著增加。同样,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在2013年有84.2万人希望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个数据与1960年相比增长了60%。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对于青少年来说足足增长了400% 8

最令人不安的一面,恰恰是由于这些统计数据所涉及的人口享有独特的特权——以至于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幸运的人口(指欧洲人口。译注):他们不知晓战争、饥饿、大饥荒和恶劣的气候。与我们的前辈相比,西方社会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长寿、预期寿命、食物选择、医疗保健、受教育的机会、迁徙自由、权利的广泛传播,以及对环境的关心和对隐私的保护。尽管如此,感知不快乐的比例仍大大地增加了:我们这一代人正因孤独而生病。同样地,基于这些原因,我们迫切需要一项全球性的教育项目,来重建从近代以来一直处于崩溃的学校-家庭协定。

关于教育的特点

在封城前不久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教宗方济各向与会者致辞时指出:“教育”一词绝不意味着观念的传播、完全抽象的愿景,或启蒙运动的遗产。相反,在一个涉及家庭、学校和机构的协定里,教育意味着“将大脑的语言与心中的语言和双手的语言结合在一起。让学生思考自己的感受和行为,感受自己的想法和所作所为,执行所感受到的和所思考的。这是一个全面的整合” 9

即使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这种统一的愿景,此愿景在西方社会仍然存在。哲学家阿拉斯泰尔·麦金太尔(Alasdair MacIntyre)在接受采访时总结了自己的教育路线。他自称是在与两个对立世界的接触中成长的,这塑造了他的青年:“在我能够读懂哲学著作之前,两个相互对立的现实决定了我在教育上的培育。 我小时候的想象力首先受到了凯尔特人的口头文化,以及农民和渔民、诗人和说书人等遗产的滋润——在很大的程度上,这种文化接近消失了。但是我接触过的一些长者们仍然对此有归属感。 这种关于文化的重要事实曾是某种形式的忠诚,以及与亲人和土地的联系。正确,意味着扮演由当地社团分配的角色。 每个人的身份都源于个人在社团中所占据的位置。 10

启蒙现代性的典型特征是“另一个世界”,它的特征是具有批判性和结果性知识的“理论”(非希腊语意义),而非“历史”:“现代世界是一种理论文化,而不是源自历史的文化。 它是旨在为表现出道德而产生的框架。 它对我们的权利不是特定社会群体的权利,而是具有普世性和理性的权利。” 11

对于麦金太尔来说,恢复祖传传统并不意味着否认现代接管 (le acquisizioni moderne),而是重返对人际关系和伟大智慧的叙述:它们本应排在教育的第一位,但由于这种叙述的缺乏,使它们成为了当今疑问中举足轻重的一部分。并非巧合的是,在阅读和学习方面表现最好的孩子,恰恰是那些从小就幸运地拥有父母的孩子——他们反复又耐心地给他们讲诉童话和其他类型的故事。在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对19名3至5岁的儿童进行的一项研究里,也强调了对话与叙述相结合的重要性。得益于磁共振成像技术,我们才有可能注意到:儿童在倾听故事的同时,大脑中特定的区域被激活了(处理图像的大脑区域),从而产生了“心智电影”( film mentale),并使孩子们能够追随故事 12。这种处理也发生在成年人中,尤其是在阅读小说或短篇时:(思维)对文本内容的关注将伴随图像的流动,这些图像帮助理解。

另一方面,当教育沦为技术时,将导致所有生活的表现形式逐渐恶化,并形成危险的枯竭。此为“人造牢笼”,雅克·埃卢尔(Jacques Ellul)雄辩地描述道:“一切都包含在技术过程中。 有一种阅读技术,一种咀嚼技术,每种运动都变得越来越技术化:有一种文艺动画片技术,有一种用于召开会议的技术。” 13

正如翁贝托·加利恩伯蒂(Umberto Galimberti)所观察到的那样,根据当前年轻人的不安,最紧要的缺乏是那些能够赋予事件意义和秩序的故事——这些故事可以识别出欲望和差异。今日,许多年轻人病了,但是他们甚至无法称呼自己的不适。 因为他们不再拥有可以解读身份和生活的叙事:他们发现自己处于分散的体验和事件中,却毫无统一的计划。实际上,感觉和欲望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事实,而是通过叙事中存在的事件和模型而被理解的。

教宗方济各在对年轻人的议后宗座劝谕中,对玛丽亚·加布里埃拉·佩林(Maria Gabriela Perin)进行了思考。教宗认为叙事是一项宝贵的能力,它能使分散的事物重聚:“我所知道的,是天主创造了故事。祂以的才华和怜悯接受了我们的胜利和失败,编织了充满讽刺意味的华美缂织壁毯。织物的错面可能会因为其缠结的编制而显得凌乱——那些生活中发生的事——也许,当我们有疑问时,那一面不会使我们孤独。 然而,缂织壁毯正确的一面展现了一个宏伟的故事,这就是天主所看到的那一面。” 14

叙述和感受

现代性已经忘记了内心的语言,而仅仅局限于“头脑”和“双手”。但是,尽管可用的信息量是宝贵的资产,它们增加并没有使生活更加舒适——这恰恰是由于对舒适性的评估标准,是相关性的,优势情感性的。情感是我们与自己、与他人、以及与天主之间关系中的真理要素。它们也为苦恼敲响了警钟。

圣经的智慧邀请我们保持知识情感、内心,以及智慧与信仰的紧密结合。它不是以抽象和理论的方式,而是通过强调情感的叙述来达成的:它们是评估和决策的场所。想一想贤士在看到星星时的“喜悦”(玛2:10),或富裕的少年在听到放弃一切跟随耶稣这提议时的“悲伤”(路18:23),或彼拉多得知耶稣宣布自己为天主之子后的“害怕” (若19:9)。厄玛乌(Emmaus)的门徒们回想起他们与主的相遇时,最初并没有表达他们的认可,却被他话语引起的情感共鸣深深地打动了:“当他在路上与我们谈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

这项研究打开了与那些质疑生活基本问题的人进行对话的机会。无论他是信徒还是非信徒,都可以是得到倾听,并与之进行对话。在这方面,着重要提出的是枢机主教卡洛·玛丽亚·马丁尼蒂(Carlo Maria Martini)在“非信徒席位” ( La cattedra dei non credenti) 系列会议开幕式时指出的内容:“我内心的不信打扰了我的信念,反之亦然… 我相信,在我们这个时代,那些以个人诚意宣告自己为非信徒的现实,将会和那些希望耐心回归自我的信徒互惠互利。因为它激发了每个人更好遵循真实性的道路。团结起来,解脱戒律并坦诚相待的做法,对于一个害怕进入内心、冒着生活在不诚实和不满的社会来说可能会更有益处 15

但是如何重建教育协定?教宗方济各特别提供了三种途径:1)建立教育之乡;2)对明日欣欣向荣的期望;3)以教育来服务,教育即服务。

建立教育之乡

这是一个鼓励在家庭、学校、宗教和民间机构等各种“教育机构”之间对话的问题:“必须签署一项公约,使人们进入正式的、或非正式的教育之路。这不能忽视世界上各种事物的紧密联系。并且,根据有正见的人类学,有必要找到他种理解经济学、政治、增长和进步的方式。在整体生态学的道路上,每个生命的价值都被置于中心,人和周围的现实息息相关。这一并提出了一种反对‘丢弃文化’( cultura dello scarto) 的生活方式。” 16

不幸的是,如前所述,这个教育之路已经中断了一段时间,并在各个层面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让我们想想与不容忍、种族主义、暴力和霸凌有关现象的蔓延。对于教育之路而言,当社交媒体声称补偿疲劳和循序渐进的至关重要时,大量使用社交媒体并不是有效的选择。确实,当人们自欺欺人地将个人塑造追溯到简单的一个点击时,它就可能成为陷阱。

极为严重的经济危机,以及气候和环境变化也是丢弃文化的结果,它们已构成了不可忽视的警告。在论及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相关的事件,及其它在我们社会各个领域的影响时,表明了一种有效且戏剧性的结果:在关乎共同家园的事件中,无论是好是坏,都要归功于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和可能性。

重构代际条约有助于年轻人发现他们自己的深切渴望,老年人会重新发现生活和记忆的宝贵作用,并将其传递给紧随其后的人们:“如果年轻人扎根于老年人的梦想,并向他们展示新的征途,他们就能看到未来,就能拥有开阔视野的愿景。但是,如果老年人失去了梦想,那么年轻人将无法再清楚地看到地平线(指远方。译注)。很高兴我们能在父母保留的东西中找到一些回忆,这些回忆使我们能够想象祖父母对我们的希冀。甚至在出生前,每个人都从祖父母那里收到了礼物,那是一个充满爱与希望的祝福梦想:关于美好生活的祝福……伴随着所有孩子在生活中的原始梦想——即我们圣父天主创造性的梦想。记住,这一代代相传的祝福是一项宝贵的遗产,我们必须知道如何生存,以能再把它传递给后人。” 17

对明日欣欣向荣的期望

认真地看待此点,意味着在“全部,立即”这个损毁了可能性并降低了质量的旗帜下来投资未来,同时挑战市场规律。这意味着,即使要投资下一代,也要认识到最深刻和有效的变化不是迅速而直接的——教育需要时间、循序渐进和满腔的热情。

人类智慧的秘密在于依靠于自然的战略:与其他生命相比,它具有漫长且有节奏的发育成熟阶段,这是我们心灵中非凡力量和可塑性的基础。它使我们能够进行奇妙而又千变万化的操作,从而带来比当下更宽广的视野。

英国作家特伦斯·汉伯里·怀特(Terence Hanbury White)在小说《永远的国王》中,通过自传,他对创世纪第一章重新表达,以展现这一独特的性质:“很久以前,在宇宙被创造时,天主便希望那里面充满了栩栩如生的生灵。因此,他创造了多种胚胎,并询问他们成熟后欲成为哪样的生灵。有的能奔跑,有的会飞翔,有的善游泳,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快,有的慢,千变万化,不一而足。只有一个胚胎保持沉默。而后,天主问他为何没作出选择。小胚胎回答说,他想在被创造时保持原来的样子。如果要做到这点,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天主赞美了这个回答,并向胚胎保证他将仍是个孩子。得益于成长的漫长之路,他将是唯一拥有幻想的人,他将成为宇宙之王。作为一个孩子,在玩耍时能够想象其他不一样的世界,来调整生活中的理念……

人类长期以来的绝妙技巧造就了他的大脑; 实际上,人类可塑性很高的时期(作为一个关键时期)可以持续数年,而其他动物则是数周或数月。简而言之,人类胚胎极勇敢地决定保持大约十年的原型,以便在功能和结构上完善大脑的形成。幸运的是,通过发明为父母、乃至整个家庭的护理,演化使这种选择成为可能。或多或少地,这个小孩成功地控制了自然。演化在人类大脑的构造中选择了技术上的从容不迫,而其他动物则选择了迅速成型。 18

学习、自我认识和阅读是齐头并进的,也实际上是从容不迫而有节奏的一步;这需要时间、循序渐进、热情和彼此间对话。这是对未来的投资。

以教育来服务,教育即服务

同时,还需要准备专门的编制、有奉献精神和有能力的人来重建教育协定:“每一代人都应……重新考虑如何将其知识和价值观传播给下一代。因为通过教育,人们可以发挥最大的潜能,成为有意识的、自由和负责任的人。关于教育的思考,就是关于后代和人类未来的思考;这是根植于希望的事件,它亟需慷慨和勇气” 19

在不惜一切代价,并受到当时的意识形态和风尚的启发下,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准备一波新颖的教育计划。这比拥有悠久遗产的知识更注重政治上的正确性。十年前,意大利教会的文化计划明确强调了这种风险:“我们生活在一个似乎无所不能的社会中;这是一个似乎各种想法或生活方式具有相同价值的时代;技术和经济机构的力量似乎要从人类的一切需要中解放出来;欲望似乎变得直截了当了,美学似乎取代了道德。” 20

并非所有事物都是中立,或是处于同一水平的。每一种选择,甚至是非选择,都会产生明确的后果。历史必定会指出这一点,并将此事实传播给下一代。教育能力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道路都同样可行:鉴于它们常常被证明是幻象,当不再可能对它们进行补救时,年轻人可能会意识到为时已晚。

为保护教育者,还必须对服务进行教育:在没有足够支持的情况下,当今问题的复杂性和广泛性有压垮他们的危险。燃尽(burn-out)现象显示了帮助他人是多么的不易:善意和纯洁的意图必须伴有经验和能力。我们这个时代迫切需要“开放、负责任、愿花时间进行聆听、对话和反思,并能够与家庭、世代之间,以及公民社会的各种表达建立联系,从而构成一种新的人文主义。” 21

教会的服务

同样重要的是,教会团体首先要见证这种复兴。这项教育协定要求在文化与宗教之间重新进行对话:尤其是在西方,这种为所有人提供了宝贵服务的对话已经中断了多次。教宗保禄六世指出了福音与文化之间的可怕断裂,称其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戏剧。” 22

在教会背景下,也有必要重新思考“心灵、意念和双手”之间相遇的方式。这种方式能够撷取人们的生活,而又不致于抱怨不满的情绪:“要再次重申的是,我们的文化是“流动的” 、支离破碎的不稳定根源,它又可能会自食其果:文化转变时我们在哪里?为什么不能约束我们谴责所带来的派生事件?当我们发出指控时,也许我们找到了合适的策略来弥补损失?。” 23

在培育牧者时,心灵、意念和双手之间的对话尤为可取。即使它始终承担的重要性并没有得到人们的认可——尤其是作为“铰链”,将教宗方济各强调的三个方面结合在一起的价值。

斯蒂芬·罗塞蒂神父(Don Stephen Rossetti)神父曾多年担任圣卢克学院(Saint Luke Institute, 美国马里兰州)的主任,主要着手处理被问题和各种困难(包括性虐待)折磨的神父,他指出了求助于该机构人群的共同特点:尽管发生了许多问题和事件,他们的精神生活脱离了现实。他表示:“他们可对自己的灵性成长能言善道,但这些话语并不植根于他们的个人生活。实际上,他们的灵修生活一片空白。在牧者缺乏人性培养的情况下,我们不幸地看到了这给教会和社会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 24

新文件《司铎培育基本规则》(Ratio fundamentalis institutionis sacerdotalis)就是为满足这些需求而生的。但是,我们知道,要实施文档的精神,教育者需要注意到诸多不可或缺的方面。教宗方济各在司铎培育国际会议(Ratio fundamentalis)闭幕时,重申了教育人士信赖度的重要性:在晋铎时,必须进行更多对话,克服狭隘主义并做出共同选择。共同发起积极的培育课程,长远地培育教育者来完成这项重任。重视司铎的培育:教会需要神职人员以热情和智慧宣讲福音,在灰烬掩盖生命余烬的地方燃起希望,并在精神荒芜和不毛之地里产生信仰。 25

当每个人都学会承认、充任自己的位置,并利用他们所获得的才能时, “教育之村” 便将建立。一个古老的非洲传说告诉我们:由于森林中发生的大火,除了一只喙上栽满水的小蜂鸟向相反的方向飞去,其他所有的动物都逃跑了。一只狮子讽刺地说道:“你疯了吗?你认为可以用四滴水扑灭大火?”但是蜂鸟回答:“我尽我所能” 26

教育公约是对所有人生死攸关的问题。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也许不会扑灭大火,但会提供一个未来——不仅为那些追随者,而且也是为自己: 团结和弟兄之情,是孤独和痛苦生活唯一有效的解药。

参考文献

  1. 该活动由天主教教育协会组织。其中包括216000所天主教学校,1750所天主教大学,超过6000万校友参加了该活动。其中有1100万以上的学生。有关更多信息,请访问网站www.educationglobalcompact.org
  2. 教宗方济各,接见驻圣座外交使团并致新年贺词, 2020年1月9日. 同时参阅A. SPADARO, «J. M. Bergoglio所认为的教育七支柱»,载于《公教文明》 2018 III 343-357.
  3. 参阅意大利主教会议, 《教育,为了福音的美好生活。意大利主教牧区2010-2020十年教牧指南》, 2010年10月4日; G. CUCCI, «“教育”为何意?», 载于《公教文明》 2012 III 483-495.
  4. “当今处于危机之中,所谓的‘教育协议’已经被打破;家庭、学校、国家与世界,文化和文化之间缔结的教育协定…破裂的教育协定意味着社会、家庭和有教育义务的各类机构都将其义不容辞的任务委托给他人。因此,放弃了教育公约的各种基础机构和国家都摆脱了这一责任”(教宗方济各, 以教育:全球契约”为主题的讲话。, 2020年2月7日).
  5. 参阅 www.istat.it/it/files//2020/02/Indicatori-demografici_2019.pdf
  6. G. MEOTTI, «西方世界里闲置的婴儿床。不再产生生命,而是走向终结的文明危机», 载于《页报》, 2012年12月3日; 参阅G. SALVINI, «意大利正在慢慢变老», 载于《公教文明》2017 II 400-403。
  7. «梅任命了一位部长,以“战胜孤独”», 载于《意大利日报》 (www.ilgiornale.it/news/mondo/gb-theresa-may-nomina-ministro-solitudine-1484127.html), 17 gennaio 2018.
  8. 参阅世界卫生组织, «抑郁症» (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69/en), 2020年1月30日. 了解更多信息, 请参阅G. CUCCI, 生活的艺术。为幸福而教育, 米兰, Àncora –《公教文明》, 2019.
  9. 教宗方济各, 在“教育:全球契约”大会上对与会者的讲话,引。.
  10. G. BORRADORI, 美国对话, 巴里-罗马, Laterza, 1991, 171 s.
  11. 同上,172页。
  12. 参阅J. S. HUTTON ET AL., «一项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研究表明,亲子阅读增加了3-5岁儿童识字能力中对大脑网络的激活。», 载于《儿科学会摘要年会》(2015) (www.abstracts2view.com/pas/view.php?nu=PAS15L1_1355.8); L. WEHBEET AL., «同时发现涉及不同故事阅读子过程中的大脑区域模式», 载于《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 (2014) 9 (11): e112575. doi:10.1371/journal.pone.0112575; «阅读和大脑活动», 载于《当代心理学》, n. 251, 2015, 36 s.
  13. J. ELLUL, 技术体系。当代社会的笼子。, 米兰, Jaca Book, 2009, 206.
  14. 教宗方济各, 宗座劝谕《生活的基督》(CV), 25 marzo 2019, n. 198.
  15. C. M. MARTINI (ed.), 非信徒席位, 米兰, Rusconi, 1992, 5 s.
  16. 教宗方济各, 启动教育协定的消息, 2019年9月12日.
  17. CV 193 s.
  18. P. LEGRENZI, «缓慢倾斜», 载于《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 2014年9月14日. 参阅L. MAFFEI, 赞美缓慢, 博洛尼亚, il Mulino, 2014, 21-23; T. H. WHITE, 永远的国王, 米兰, Mondadori, 1989.
  19. 教宗方济各, 在“教育:全球契约”大会上对与会者的讲话,cit.
  20. 意大利主教会议文化项目委员会(ed.),教育挑战。关于教育的报告和提议。罗马-巴里, Laterza, 2009, 2010,XIV
  21. 教宗方济各, 启动教育协定的消息, cit.
  22. 教宗保禄六世, 《在新世界中传福音》劝谕, 1975年12月8日, n. 20.
  23. G. CANOBBIO, «以阅读来培育», 载于《意大利神职人员杂志》96 (2015) 666.
  24. S. J. ROSSETTI, «从愤怒到感恩-成为圣体圣事:人类形成的旅程。», 2004年3月26日在宗教额我略大学举行的讲座,手稿(orig. inglese).
  25. 教宗方济各, 在教廷圣职部倡导的国际会议上致辞, 2017年10月7日.
  26. 参阅G. RAVASI, «每日祈祷书», 载于《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 2020年1月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