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在其当选五周年之际决定发布他的第三封宗座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Gaudete et exsultate,简称GE)。正如在副标题中明确指出,劝谕的主题是“于当代世界成圣的召叫”。教宗发出的是一个“不加掩饰”的同时必不可少的召叫,是为了说明基督徒生活本身所具有的重要意义,依照圣依纳爵·罗耀拉对耶稣会士“首先要设法将天主常放在眼前”(curet primo Deum)1的指示,去“在万物中寻找和发现天主”。不论是个人还是教会,革新的关键是以上主为中心。

枢机主教贝尔格里奥就任教宗时选择“方济各”这个名号,是为了表达他致力于亚西西圣方济各使命的愿望:“重建”教会,也就是说,在以天主为中心进行灵修革新。教宗指出:“上主要求我们献出所有,而祂赏给我们的是真实的生命——我们为之受造的福乐。祂要我们成圣,而不期望我们只安于庸碌平凡、言行不一的生活”(GE 1)。

劝谕无意作为“有关圣德的专著,不会藉详列相关的定义或区分去深入论述这个重要主题,或对各种各样的成圣方法作出分析”。教宗的“卑微的目标”是“让成圣的召叫再次回荡,并尽量因应当代环境来阐明这召叫,并述明其中的危机、挑战和机遇”(GE 2)。从这个意义上说,他希望“本文有助于整个教会致力宣扬成圣的渴望”(GE 177)。我们将会看到,教宗所说的这种渴望的关键在于分辨。

你们要欢喜踊跃》由五章组成。宗座劝谕开门见山向所有人发出“成圣的召叫”。然后清晰地指出了“潜伏的两个仇敌”:它们使成圣倾向于精英、理智和意志形式。教宗接下来阐述了如何以真福八端为成圣模式,遵循“主耶稣的教导”,而不是模糊的宗教意识形态。教宗继续描述了“于当代世界圣德的若干特点”:耐心和温良、幽默、勇胆和热情、团体生活和恒常的祈祷。劝谕以灵修生活为结束,最后一章是针对“搏斗、警醒和辨明”进行的专门论述。

该文告通俗易懂,不需要复杂的解释。在本篇简短阅读指南中,除了对宗座劝谕进行介绍之外,我们还试图向大家展示一些贝尔格里奥以前的牧灵反省:从耶稣会士到主教,再到现在的教宗。由此,我们还将尝试去认清作为当今的教宗方济各,他希望给教会传达的那些中心主题及明确信息。为教宗而言,圣德是什么?通过什么可以经验到?以何种形式、在什么环境存在?应如何定义?

“得救成圣的中间阶层”

自上任以后,圣德一直是教宗方济各关注的中心。2013年8月,在当选五个月之后接受《公教文明》访谈时,他曾就此做出详细解释。其中一段非常重要的话,我们不妨在此重读。教宗方济各说:“我在天主子民身上看到圣德,是日常生活的圣德”。他继续解释:“我在忍耐的天主子民身上看到圣德:将子女抚养成人的女人、为家里赚得面包的男人、病人、年迈的神父,他们有很多创伤,却仍有微笑,因为他们服事了上主;还有埋头苦干的修女们,在隐秘中活出圣德。在我眼里,这是大众的圣德。我常把圣德与忍耐相联:忍耐不仅是hypomoné(译注:新约希腊文,意为‘苦扛’),把生活上的事件及境遇背在自己身上,也是日复一日向前走的恒心。这也是圣依纳爵所说的战斗教会的圣德,是我双亲父母和使我获益良多的罗萨祖母的圣德。在我的《日课》里夹着罗萨祖母的遗嘱,我常拿出来阅读,我视它如一篇祈祷文。祖母是个身心受了很大苦的有圣德的人,始终勇往直前”2

我们可以从教宗这段话中感受到《你们要欢喜踊跃》的语调和含义,其中的灵修氛围以及实际行动。教宗在访谈的回答中给出一个定义,他说,“马莱格提出一个‘得救成圣的中间阶层’,我们都可以加入进去”。教宗指的是他心爱的法国作家约瑟夫·马莱格(Joseph Malègue),生于1876年,卒于1940年。在《你们要欢喜踊跃》中,教宗引用了这个作家的定义来形容一个“‘邻家’的圣德。实践圣德的人就在我们周遭生活,反映了天主的临在”(GE 7)。马莱格在他的小说《Agostino Méridier》中写道:“人们向来以为只有在圣徒的灵魂中,我们方可探寻可靠的感官认识宗教现象,他认为这个观点是不充足的,因为即使最卑微的灵魂也拥有自身价值,还有得救成圣的中间阶层”3

因此,必须在日常的生活中以及在我们身边的人中寻求圣德,而不是以理想的、抽象的或超人的榜样。“教宗方济各曾在2016年5月24日圣玛尔大弥撒讲道词中说:‘成圣的道路很简单,就是不要回头,一直坚定不移地继续向前迈进’”4。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第二届梵蒂冈大公会议,尤其是《教会》教义宪章的呼声,在其中第五章中谈到了“普遍的成圣使命”5

我们所指的既非简单的“干净漂亮的‘干洗店’式圣德”(2013年10月14日,圣玛尔大弥撒讲道词),亦非“虚假的圣德”(2015年3月5日)6。我们不必追求完美的生命(参见GE 22),而是那些“即使带有各种不足和缺失,他们依然继续向前迈进”(GE 3)。

教宗方济各在接受采访时还谈到了其前任教宗辞去牧职的圣德,并说:“教宗本笃十六世作了一个有圣德、高尚和谦卑的举动”。圣德是谦卑与伟大的融合,可分别体现于普通工人、祖母或教宗身上:这就是圣德。也许贝尔格里奥从马莱格的书中学到了这一点。这位作家曾这样写道:“凡忏悔者皆需耶稣的赦免,因此,就圣德而言,阿尔牧者的灵魂和我的灵魂与天主之间的距离是相等的”7。同样,在普通人和被祝圣的人之间也没有任何不等,在他们的灵魂之间并不存在遥不可测的距离。

子民的圣德

教宗方济各指出,圣德不是孤立的结果:它存在于天主子民的身体里。1982年,当年的贝尔格里奥神父在他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我们因神圣奥体的圣德受造:那就是我们的圣洁母亲教会”8。他将天主圣洁高度概括为“上主对其奥体的看顾”9。宗座劝谕中写道:“谁也不是孤立地独自得救的;反之,是天主吸引我们走向祂,同时顾及人类社会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天主立意进入大众的生命动力,进入一个民族的生命动力”(GE 6)。

因此,“如此众多如云的证人,围绕着我们”,他们“鞭策我们不要停下脚步,鼓励我们不断朝着目标进发”(GE 3)。这些话使我们回忆起在宗座劝谕《福音的喜乐》(Evangelii gaudium,简称EG)中,教宗曾谈起要“找到‘神妙之恩’,并与人分享它,让它帮助人们一起生活、结交相遇、彼此相拥和支持、涉足这时代的滚滚浪潮,尽管有些混乱,它却可以变成手足之情的真实经验、精诚团结的列车、神圣的朝圣之旅”(EG 87)。

这种子民的经验不仅只涉及到我们身边的人,它扎根于生命的传承中。

教宗在这里展开了对一种直觉的描述。对此,在1987年他撰写的第二部书籍《Reflexiones sobre lavida apostólica》(可译为《关于使徒生活的反思》)的序言中也已曾有所表达。他用几页的篇幅谈到了我们祖先的希望:“世代相传的男女老少,同我们一样的罪人”,他们“每个人都各自经历了一生中的诸多苦难,努力承受并将希望的火炬传递下去,一直不停地交到我们手里。我们的义务是能够将它继续传递给我们的后代。大多数这些男人和女人都没有创下什么丰功伟绩:他们只是平凡地工作并度过一生,并且,因为知道自己是罪人,他们对救赎充满了希望”。他们流传下来的的不仅是“训导”更是“见证”,但他们做的方式却是“如此朴实与对待一件普通的日常用品没有两样”10

当年的贝尔格里奥神父再次引用了他喜爱的法国作家的话:“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同属天主的子民,具有日常的圣德:就像马莱格所说的‘得救成圣的中间阶层’。虽然我们对他们一生漫长岁月里的各种琐事一无所知,但他们的生命却蓬勃绽放在我们的生活中:他们圣德的芬芳至今犹存”11。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在使徒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中看到同样的表达。这证明圣德的观念在贝尔格里奥心中有着深刻的根源。

个人圣德作为使命

因此,圣德不是对抽象和理想模式的模仿。圣德应以质朴、日常和通俗为标准,教宗所说的“不起眼的圣德”12。方济各曾多次提到圣女小德兰(Teresa di Lisieux),以她的成圣之道为例。在使徒旅行中,教宗随身携带圣女的写作,并且已为她的父母封圣。2016年10月1日,在乔治亚的第比利斯弥撒讲道词中,教宗引用圣女小德兰在其自传里的话,“向我们展示了自己通向天主的‘一条小路’,‘就像充满信任的婴孩,在父亲的怀抱中无忧无虑地入睡’,因为‘耶稣对我们没有过高的要求,只是要求信任和感恩’”。

但圣德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是在世上对召叫和使命的亲身体验:“每位圣人都代表着一个使命”(GE 19)13。教宗在2015年1月16日在马尼拉圣母无染原罪主教座堂的弥撒讲道中说,这一点也是圣女小德兰向我们展示的14。圣德本身就是一项使命,而不是抽象的理想。教宗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中用炽烈的话语写道:“在这世上我就是传教使命;我是为此而在这世界上。我们应视自己被传教打上印章、甚至是加上标签的,这传教带来光明、祝福、活力、提升、治愈和释放。在周围的人中,我们开始见到有情有义的护士、有情有义的教师、有情有义的政治家,一班情义之人,他们从心底里选择与他人、为他人而共活”(EG 273)。这些非常具体的例子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论是在讲话中还是在写作中,贝尔格里奥都不会“泛泛而谈”:他需要指出具体的人物、例子,甚至列出名单。

1989年,当时的贝尔格里奥神父介绍了一本伊斯梅尔·基莱斯(Ismael Quiles)神父的书15,后者是他敬爱的一位耶稣会士,也曾担任过他的教授。教宗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也对他有所引用16。贝尔格里奥介绍的那本书标题为《Il mio ideale di santità》17(可译为《我的圣德理想》)。继对圣德进行总体论述之后,基莱斯在论著的第二部分中对自己的理想予以集中阐述,那就是,上主向每个人要求的成圣方式各不相同。因此,每个人需要分辨各自的道路,各自的成圣之道,发挥各自最美善的一面——教宗方济各以含蓄的方式回忆起同会兄弟的教导(参见GE 11)。

这个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维度是《你们要欢喜踊跃》的支柱之一。教宗方济各对读者呼吁:“但愿你认出你应传达的话,了解天主愿意藉你的生命向世界宣讲的耶稣的讯息”(GE 24)。

一个渐进的、整体的、不受阻挡的圣德

教宗方济各在《你们要欢喜踊跃》中指出,基莱斯建议我们循序渐进:“天主并非希望每个人都要同样地完美无缺,更不要说要求他们立刻达到各自应达到的圣德程度”18。也就是说,圣德显示于每一个人整个的生命过程中,无需执拗地对其所有行动的细节进行详细分析。不存在美德的“结算明细”。即使一生中有时会出现光明与黑暗的反差,但圣神会让每个人在他整个一生的过程中塑造个人的奥迹,让他得以在现今世界里呈现耶稣基督(参见GE 23),因此,即使“你会犯错和遇上消极的时刻”(GE 24),也可以做到的。

因此,始终有必要充分考虑人的有限性、每个人渐进的道路,以及恩典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的深奥。圣人并不是“超人”。“恩宠在历史中发挥作用,而且往往占据我们,逐步转化我们。因此,要是我们摒弃这个在历史中逐步发展的现实,那么即使我们口里颂扬恩宠,但实际上是拒绝并妨碍恩宠”(GE 50)。

的确,如圣若望保禄二世所言,圣德也“在天主教会外,在非常不同的环境下”存在,在那里“圣神也会兴起‘祂临在的记号,帮助基督的门徒’”(GE 9)19

实际上,最大的危险是“用定义说天主不在什么地方,因为天主以祂选择的方式,奥妙地临在于每一个人的生活中,而我们不能以假设的定论予以否定”(GE 42)。相反,“即使当某人的生活非常不幸,即使我们看到他的生活遭受陋习或瘾癖所支配,天主也在临在于他的生活中”(GE 42)。

因此,我们必须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寻求主的临在,避免“严厉管控别人的生活”(GE 43)。在这里,以几行简短的篇幅,教宗再次召叫我们要避免采取管控别人生活的态度,那常常会导致带有偏见的谴责。这一点教宗曾多次在宗座劝谕《爱的喜乐》中提出(Amoris laetitia简称AL中,例如,参见AL 112; 177; 261; 265; 300; 302; 310)。

这是教宗方济各灵修观点的重点,他遵循圣依纳爵‧罗耀拉的训导,“在万物中寻找和发现天主”20,而不是对圣神的作用及其在世上临在的方式加以圈限。的确,“与天主相遇的灵修体验是无法驾驭的”21

圣德的仇敌

由此,教宗提醒需要提防成圣的两个“仇敌”。教宗方济各再次重申新玄识论(亦译成新诺斯底主义neo-gnosticism)与新白拉奇论(neo-pelagianism)的危险。圣座教义部已于致全球天主教会主教信函中提出同样的危险,信函标题为《依照天主的计划》(Placuit Deo),对某些有关基督救恩的观点作出了澄清22

玄识论(诺斯底主义)是基督宗教的意识形态和认识论的偏离而导致的“各式各样的抽象理论”,它认为只有那些能够认识某些复杂的教义的人才能被视为真正的教友(参见GE 37)。教宗对此态度非常严厉,他说这无异于一种煞费苦心而毫无意义的宗教,局限于“支持他就心理或理智所提出的观点”(GE 41),使我们偏离福音的活力。

圣德与肉体有关。教宗在圣玛尔大的一个弥撒讲道中说:“我们最大的圣德需要表现在兄弟的肉体和耶稣基督的肉体中。……表现在与饥饿者分享面包、照顾老人、病残以及那些无法给我们任何回报的人:不要为肉体感到羞耻!”(2014年3月7日)。

因此,我们不能将对教义的理解视为“一个封闭的系统,没有提出问题、疑虑和探讨的空间”,事实上,“若我们希望认真探究道成肉身的原则,那么这些就我们的信众、他们的痛苦、他们的奋斗、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挣扎、他们的忧虑所提出的问题,在诠释方面具有我们不能忽视的价值。他们的疑问有助我们反躬自问,他们的质疑挑战我们”(GE 44)23

圣德的另一个大敌是白拉齐论,这种态度完全强调个人努力,认为圣德是意志而不是恩宠的结果。对贝尔格里奥而言,个人圣德首先是上主期待我们完成的过程。圣德是“让主写下我们的历史”(圣玛尔大弥撒讲道词,2013年12月17日),“对圣神的顺从”(2013年4月16日) 24

教宗方济各指出了一些不同的具体表现,并一一枚举:“偏执法律,迷恋于社会和政治的得益,炫耀礼仪、教义或教会的威望,为管理具体事务的能力而自诩,为自我提升和自我实现的项目而着迷”(GE 57)。

结果是造成一个过分注重规则和戒律的基督宗教,“失去其充满吸引力的简明和特色”(GE 58)。正如圣托玛斯·阿奎那的提醒所言,“教会为福音添加的规条应适可而止,‘以免信友的负担太重’”(GE 59)25,否则基督宗教将成为一种奴役。教宗方济各在《福音的喜乐》中业已对此有所阐述,并同样在这里予以重申。他在上述宗座劝谕中指出,这个警告“如今仍极其适时,而且须成为一个要考虑的标准,以评估教会的改革及宣讲,让教会可以接触到每个人”(EG 43)。

真福八端

那么如何成为一个好基督徒呢?“答案很简单:每一个人都必须按各自的方式,实践耶稣有关真福八端的教导”(GE 63)。教宗方济各指出的是耶稣生命的奥迹,“正如圣依纳爵‧罗耀拉所说,默观这些奥迹有助我们透过自己的选择和态度活现这些奥迹”(GE 20)。必须默观基督的生命,追寻祂的“成圣计划”,也就是真福八端。也正是出于对这一点的坚信,教宗在宗座劝谕的这一中心章节集中论述真福八端。教宗“只有几句话,简单的几句话,但对每个人都是实用的,因为基督宗教是一个有实际意义的宗教:不是让我们去空想,而是去实践,去付诸行动”26

《你们要欢喜踊跃》在这一段中对《福音》中真福八端的每个句子进行了评论27。教宗方济各向我们召叫的是一种纯朴的福音圣德,无需任何注释(sine glossa)或辩解。“主已经清楚表明:若是脱离这些要求,我们将无法明了或践行圣德”(GE 97)。我们需回避抽象的灵修,因为这种灵修或是将祈祷脱离行动,或是仅流于浮华的祈祷。教宗借此机会重申了他称为“全球政治问题关键”28的移民问题,因为不幸的是,“有些教友认为若与‘严峻’的生物伦理议题相比,此议题只是次要的问题”(GE 102)。由此可见,在这样一个关于圣德的宗座劝谕中,将移民问题置于首要地位的确极为重要。

圣德的特点

在第四章中,教宗方济各揭示了当代世界中圣德的一些特点。“我要强调的……是爱主爱人的五大表现。考虑到现今文化面对的某些危险和局限,我认为这些表现尤其重要”(GE 111)。教宗承认这种文化中的危险和局限并一一列举:“紧张暴力的焦虑感,这使我们成为一盘散沙,削弱我们;愤世嫉俗、忧伤挂虑;耽于逸乐、消费主义和唯我思想所养成的怠惰;个人主义;以及各种盛行于当前宗教市场、不讲求与主相遇的假灵修”(GE 110)。

第一个特点是坚忍、耐心、温良的态度。“我们必须克服和提防争强斗胜和自我中心的倾向,不要让它们扎根”(GE 114)。谦逊是圣人通过承受日常各种羞辱培养形成的特点,圣人心里“首先享有基督的平安,并摆脱因自视过高所产生的争胜之心”(GE 121)29

第二个特点是喜乐和幽默感。事实上,圣德“不是要我们的心灵胆怯悲伤、苦闷忧郁,或是消沉丧气地度日”(GE 122)。相反,“不良情绪并非圣德的标记”(GE 126)。因此,“圣人有能力使其生活充满喜乐和幽默感。圣人满怀希望,照亮别人,同时不会脱离现实。”(GE 122)。上主“希望我们积极感恩,不要想得太复杂”(GE 127)。

第三个特点是勇于宣讲与热忱。认识到我们的脆弱性不应使我们缺乏勇气。圣德可以战胜恐惧、过虑,以及寻求避难所的需要。教宗方济各列举了其中的一些名字:“个人主义、精神主义、自我封闭于狭隘的世界、人云亦云、投机取巧、因循守旧、教条主义、恋旧、悲观、以规条为护盾”(GE 134)。圣人并非官僚及公务人员,而是一个热情奔放的人,不安于“死气沉沉、冷漠麻木的庸碌生活”(GE 138)。圣人之所以令我们惊叹讶异,是因为他知道“天主总是日新又新,不断召叫我们重新出发,前往不同的地方,离开熟悉的领域,走到天涯海角去”(GE 135)。

第四个特点是团体的旅程。确实,有时教会“将整个团体列品,因为这些团体英勇地活出福音,或将所有成员的生命奉献给天主”(GE 141),甚至不惜一起献身殉道,例如严规熙笃会士的阿尔及利亚‧提比里(Tibhirine)(参GE 141)。对于教宗方济各而言,团体生活可以避免“消费型个人主义使我们孤立地寻求自己的福祉,最终远离他人”(GE 146)。

第五个特点是恒常祈祷。“圣人拥有祈祷的心灵,感到需要与天主相通。圣人无法忍受被世界自我封闭的内在性(immanenza)所困,因而渴望天主,致力交托自己给天主,在赞颂之中走出自我,并借着瞻仰上主而扩阔自己的视野”(GE 147),而不是限制基督面容的大能(参GE 151)。

但教宗同时指出:“我不相信圣德可以没有祈祷,但祈祷也不必冗长或感觉强烈”(同上)。他因此提醒我们需要避免“精神主义的偏见”,使人们“认为祈祷应是全然默观天主,不应分心,就好像弟兄姊妹的名字和面容是我们应避开的障碍”(GE 154)。他明确指出:“因此,成圣并非进入神魂超拔的状态”(GE 96)。相反,恰恰是代祷和祈祷令天主喜悦,因为它们与我们现实生活息息相关。

在此,作为圣依纳爵的门徒,教宗方济各虽未点其名,却有所暗示地提到:“我们蒙召在行动中保持默观精神”(GE 26)。这实际上是圣依纳爵思想,源于他的第一个同会兄弟纳达尔(Jerónimo Nadal)的著名公式“simul in actione contemplativus”,即“行动中的默观”。因此,诸如“选择天主或一切”或者“选择天主或虚无”之类的做法都是错误的。天主在世上施展作为,祂正在努力使之实现,以便世界可以完全在天主内。祷告可以帮助我们辨清主指给我们的成圣之道。

斗争和辨明的圣德

“基督信仰生活是一场永续的搏斗。我们需要力量和勇气来对抗魔鬼的诱惑和宣讲福音。这是一场美妙的搏斗,因为每次当上主在我们的生活获胜,都叫我们欢欣鼓舞”(GE 158)。宗座劝喻《让你们欢喜踊跃》最后一章开门见山很好地概括了整章内容的含义。

因此,这场斗争不只是对抗“使我们变得愚钝庸碌”世俗的心态,还是对抗个人的软弱和倾向的斗争。方济各指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怠惰、纵欲、贪慕、嫉妒等等。它也是“是一场与魔鬼、邪恶之王的长期搏斗”(GE 159),因此,它不仅只是“某种神话、代表、象征、形像或意念”(GE 161)。

成圣之道要求我们一直“把灯点着”,那些没有严重违背天主律法的人,“可安于昏昧懒散的状态”(GE 164),从而导致一种败坏,它“比罪人的堕落更严重,因为那是一种耽于安逸和自我满足的盲点”(GE 165)。

辨明是有助于灵修战斗的恩赐,使人们明白“某些事物是来自圣神,还是来自世俗精神或魔鬼”(GE 166)。这是教宗方济各对其灵修导师Miguel Ángel Fiorito神父的教导的延续。1985年,这位导师曾写了一部《回忆录》,有关圣依纳爵的分辩规则(题为《Discernitimient y luchae spiritual》,可译为《分辨与灵修争斗》),贝尔格里奥为其作序。30其中写道,灵修争斗是远离自我参照,“在我们的人类迹像中寻找天主的迹像”。

这一部分是宗座劝谕的中心所在。对贝尔格里奥而言,圣德生活不等于充满美德的生活,也就是说,并非只对美德的一味追求。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圣德意味着接受圣神的行动和祂的临在,并懂得去跟随。

在充满持续性瞬间切换的生活环境中,“要是欠缺分辨的智慧,很容易成为流行趋势的奴隶”(GE 167)。如果不以分辨为指导,甚至可以导致灵性上的瞬间切换。
这种能力很重要,它使我们能够“辨明来识别天主的时间和祂的恩宠,以免错过上主的感召,致使祂希望我们成长的邀请落空”(GE 169)。教宗再次强调这是在每天的小事中进行的,“在看来无关重要的事情上进行,因为崇高伟大乃体现于简单日常的事物”。他说,这是“旨在寻求伟大、至善和至美,不应被局限,但小事和每天的职务也应获得关注”(同上)。教宗方济各在这里回想起圣依纳爵的座右铭:“不为浩瀚所限,惟可容於渺小,此乃神性”(Non coerceri a maximo, conteneritamen a minimo divinum est) 31

辨明不是指有教养、有学识和开明人士所具有的智慧。教宗在使徒访问期间对缅甸耶稣会士的讲话中,阐明了自己对耶稣会发愿标准的看法:“候选人可以分辨吗?他能够学会辨明吗?如果他能分辨,他应能辨明哪些来自天主,哪些来自邪恶势力,那么这足以让他继续前进。即使他并非聪颖过人,即使在考试中不及格……,也可以,只要他有灵性辨别能力”32。辨明是一种神恩:“辨明不要求特殊的能力,也不只为明达或受良好教育的人而设。天父乐于向谦卑的人彰显自己。(参阅:玛十一 25)”(GE 170)。

教宗方济各对分辨的反省以下面这个段落告终,整篇文告至此的思路在此得到很好的总结:“当我们在天主的临在下审视我们的人生旅途,没有什么范畴是被排除的。在生活的各方面,我们都可以继续成长,向天主作出更多奉献,即使在我们体验到最大困难的方面亦然。然而,我们必须祈求圣神使我们重获自由,驱逐恐惧,以免这些恐惧妨碍祂进入我们的生活的某方面。天主赐给我们一切,也要求我们献出所有。祂进入我们的生活,不是为使我们支离破碎或软弱无力,而是让我们获得圆满的生命。由此可见,分辨不是自负的自我分析、唯我主义的反省,而是真正地走出自我,走向天主的奥秘;祂助佑我们履行祂赋予我们的使命,造福我们的弟兄姊妹”(GE 175)。

欢乐与圣德

在结束对《你们要欢喜踊跃》的解读之际,让我们将注意力转向这篇宗座劝谕的标题。教宗方济各在文告中开门见山发出成圣的召叫,邀请读者开启纯朴的福音喜乐:“你们欢喜踊跃罢!”(玛5:12)。教宗方济各已在其首篇宗座劝喻中发出同样的邀请并冠以其名:《福音的喜乐》。在通谕《愿祢受赞颂》和《爱的喜乐》中,教宗方济各亦发出对赞颂和喜乐的召叫。

教宗方济各讲的是怎样的喜乐?对于贝尔格里奥来说,喜乐是圣依纳爵所写的“神慰”——“凡是能引人向往天上之事,事务救灵魂,使人安息于造物真主的,都是神慰”(《神操》,第316条)。当年的贝尔格里奥神父写道,这就是“那些接受耶稣基督显现的人的常态,是他们内心怀有的安详与期待”33。基督徒不能有“奔丧回来般的样貌”(EG 10)。通常,“喜乐”(alegría,gozo)一词是贝尔格里奥最常用的词汇之一34。在他的《神操》课程中,他还专门将他的一些默想奉献给福音的喜乐35

同样,《你们要欢喜踊跃》这个标题也立刻使人想起1975年5月9日由真福保禄六世发布的《在主内喜乐》(Gaudete in Domino,简称GD)。“教宗蒙蒂尼写道,我们完全可以体会灵修的喜乐,那是圣神的作用:是人的灵魂通过信仰和主的慈爱,在与天主圣三的同在中憩息并得到内心深处的满足。由此产生的这种喜乐代表了基督徒的一切美德。谦卑的人的喜乐,像我们生活中超越现实的种子一样得到改观”(GD III)36

圣若望二十三世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慈母教会欢欣喜乐》(Gaudet Mater Ecclesia)亦是如此。另外,我们还可以感受到2007年的《阿帕雷西达公函》(Documento di Aparecida)也在贝尔格里奥文告中“呼吸”37。对喜乐的呼声在那篇公函中出现了大约60次。在第五届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主教团大会的最终文告中,门徒的喜乐描述了灵修生活及其成圣的张力:“这不是一种自私的幸福感,而是一种信仰带来的安全感,令人心情舒畅,帮助我们去宣布天主之爱的好消息”(第29条)。再有:“虽然生命有限,但我们在喜乐中与主的相遇会在心底滋生由衷的感恩”(第356条)。

《你们要欢喜踊跃》与教宗方济各的其他宗座文告以及先前阿根廷贝尔格里奥神父的文告之间互有联系,我们由此亦可看到,该劝谕是教宗长期以来的反思、开花结果,以有组织的形式将他的成圣观念与当代世界教会的使命交织在一起。从整体上,该文告传达的信念与贝尔格里奥枢机主教不久前所表达的极为相似:“我们必须引导子民的脆弱,走向福音的喜乐,那是我们力量的源泉”38

* * *

最后,宗座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结束之际,教宗方济各把他的沉思转向了圣母玛利亚。八十年代初,贝尔格里奥就曾经写道,教会的圣德映射于“无罪、纯净和贞洁的玛丽亚的面容中”,虽然我们不会忘记“她怀中拥抱的是众生之母夏娃那些带着原罪的后代”39。圣母玛丽亚“是诸圣之后——最蒙受赞颂,给我们展示成圣之道,并与我们同行的那一位”,她更是一位母亲,“有时更亲手抱起我们,亳不判断我们。与她交谈可安慰我们、释放我们、圣化我们”(GE 176)40

参考文献

  1. 也就是:“确保眼前永远有天主,天主高于一切”,见《耶稣会会宪》,第一条。
  2. 习安东神父,《教宗教宗方济各访谈》,载于《公教文明》2013年,第三期,页460。译文来源:梵蒂冈广播电台 http://www.archivioradiovaticana.va/storico/2013/11/02/%E6%95%99%E5%AE%97%E6%96%B9%E 6%B5%8E%E5%90%84%E6%8E%A5%E5%8F%97%C2%AB%E5%85%AC%E6%95%99%E6%96 %87%E6%98%8E%C2%BB%E6%9C%9F%E5%88%8A%E8%AE%BF%E8%B0%88%E5%85%A8 %E6%96%87_/zh-1105767
  3. 约瑟夫·马莱格, Agostino Méridier, 米兰 – 罗马, 晚邮报–《公教文明》, 831 左. (J. Malègue, Agostino Méridier, 米兰 – 罗马, Corriere della Sera – La Civiltà Cattolica, 831 s.)
  4. 教宗方济各, L’ umiltà e lo stupore.圣玛尔大弥撒讲道词. 2015年9月 – 2017年6月, 米兰, Rizzoli, 2018年, 页230.
    (Francesco, L’ umiltà e lo stupore. Omelie da Santa Marta. Settembre 2015 – Giugno 2017, 米兰, Rizzoli, 2018, 230.)
  5. 在此,教宗方济各像在以往主要文告中一样,以自己的表达方式强调一些主教会议中提出 的众议精神。本文告中也包括有一些地区主教的声音,他们来自新西兰(GE 18)、西非(GE 33)、 加拿大(GE 99) 和印度 (GE 156)
  6. 同样, La verità è un incontro. Omelie da Santa Marta, 米兰, Rizzoli, 2014年, 页335; 同上, La felicità si impara ogni giorno. Omelie da Santa Marta. Marzo 2014 – Giugno 2015, 同上, 2015年, 页371.
  7. 约瑟夫·马莱格, Agostino Méridier,页989.
    (J. Malègue, Agostino Méridier, cit., 989.)
  8. J.M.贝尔格里奥, Nel cuore di ogni padre, 米兰, Rizzoli, 2014年, 页210.
    (J. M. Bergoglio, Nel cuore di ogni padre, 米兰, Rizzoli, 2014, 210.)
  9. 同上, 页211.
  10. 同, Il desiderio allarga il cuore. Esercizi spirituali con il Papa, 博洛尼亚, EMI, 2014年, 22 s.
  11. 同上.
  12. 教宗方济各, L’ umiltà e lo stupore.2016年6月9日弥撒讲道词. 页244.
    (Francesco, L’ umiltà e lo stupore, cit., 244 Omelia del 9 giugno 2016).
  13. 参D. Fares, «“Io sono una missione”. Verso il Sinodo dei giovani», 载于《公教文明》,2018年 I 页417- 431.
  14. “就像圣女小德兰,我们每个人都应在不同的召叫中以不同的方式成为教会的爱心”。
  15. 参阅 J. M. Bergoglio, Non fatevi rubare la speranza, 米兰, Mondadori, 2013, 212 s.
  16. 教宗在此引用了I. Quiles, Filosofia de la educación personalista, 布宜诺斯艾利斯, Depalma, 1981, 46- 53.
  17. 同, Ilmioideale di santità, 米兰, Paoline, 1956.
  18. 同上, 196.
  19. 若望保禄二世, 宗座文告,《新千年的开始》,条. 56; 307.
  20. 参阅圣依纳爵‧罗耀拉,神操,条.230-237; 同, 自传, 99; 耶稣会会宪, n. 288.
  21. J. Bergoglio – A. Skorka, Il cielo e la terra. Il pensiero di Papa Francesco sulla famiglia, la fede e la missione della Chiesa nel XXI secolo, 米兰, Mondadori, 2013, 24.
  22. 参阅圣座教义部,《依照天主的计划》(«Placuit Deo»),致全球天主教会主教信函,对某些有关 基督救恩的观点作出澄清,22 febbraio 2018.
  23. 阿根廷宗座天主教大学世界神学会议视频讯息(2015年9月1-3日)。
  24. J. M. Bergoglio, La verità è un incontro…, cit., 423 e 78.
  25. 参阅圣多玛斯·阿奎那,《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 I-II, q. 107, a. 4.
  26. 方济各, La felicità si impara ogni giorno…, 引自, 页126.
  27. 对这个主体的深入讨论,请参阅D. Fares – M. Irigoy, Il programma della felicità. Ripensare le beatitudini con Papa Francesco, 米兰, Àncora, 2016. 
  28. 方济各,对《公教文明》杂志社团体的讲话,2017年2月9日。
  29. 方济各承认这些激进和批评的态度甚至也存在于某些自称“天主教”的媒体,它们不仅容许,有时甚 至会去增进诽谤中伤和不尊重他人名誉的行为,滋生愤怒与复仇欲望 (参阅 GE 115).
  30. 参阅M. A. Fiorito, Discernimiento y lucha espiritual. Comentario de las Reglas de discernir de la Primera Semana de los Ejercicios Espirituales de San Ignacio de Loyola, Bilbao, Mensajero, 2010 (or. 1985). 参阅J. L. Narvaja, «Miguel Ángel Fiorito. Una riflessione sulla religiosità popolare nell’ambiente di Jorge Mario Bergoglio», in 公教文明2018 II 18-29.
  31. 当时的贝尔格里奥神父任耶稣会阿根廷省会长,他专门著书强调对这个座右铭进行反省:参阅J. M. Bergoglio, «Guidare nelle cose grandi e in quelle piccole», in Id.,Nel cuore di ogni padre, cit., 91-102. 他另外还写道:“圣依纳爵不是以功能主义的世界观而是在灵修生活范畴中考虑 “渺小”还是“伟大” (……)将超性认识的存在误以为其他维度的问题是日常的诱惑只有辨明的智慧才能拯救我们” (第94页)。
  32. J. M. Bergoglio, «Essere nei crocevia della storia. Conversazioni con i gesuiti del Myanmar e del Bangladesh», 载于公教文明2017 IV 525.
  33. 同, Aprite la mente al vostro cuore, 米兰, Rizzoli, 2013, 124.
  34. 参阅同, In Lui solo la speranza. Esercizi spirituali ai vescovi spagnoli (15-22 gennaio 2006), 米兰 – 梵蒂冈 ,Jaca Book – Libr. Ed. Vaticana, 2013, 74 s, n. 2.
  35. 参阅同, Aprite la mente al vostro cuore, cit., 21-29.
  36. 参阅同上, 24.
  37. Su quell’evento ecclesiale, cfr D. Fares, «10 anni da Aparecida. Alle fonti del pontificato di Francesco», 载 于公教文明2017 II 338-352.
  38. J. M. Bergoglio, È l’amore che apre gli occhi, 米兰, Rizzoli, 2013, 261.
  39. 同, Nel cuore di ogni padre, 引, 210.
  40. 译注:本文中所引教宗劝谕《你们要欢喜踊跃》中文翻译来源于 http://www.vatican.va/content/dam/francesco/pdf/apost_exhortations/documents/papa- francesco_esortazione-ap_20180319_gaudete-et-exsultate_zh_cn.pd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