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拉吉之战》(Nuraghes S’Arena)是一部2017年的奇幻类型短片,由Mauro Aragoni构思、编剧和导演。通过这部电影,观众可以领略一番古撒丁岛以努拉吉人为代表的野性风情。这部影视作品首次将努拉吉文明搬上了银幕,是围绕这个题材的最新推出。但在此之前,努拉吉这个不同凡响的文明早已激发了其他作品的创作。

《公教文明》早在1886年既已对努拉吉文明予以关注,出版了《关于努拉吉人及其重要性的最新研究》的一系列专题文章,并于1888年将它们收集成册。作者是耶稣会士Alberto Maria Centurione,他声称,努拉吉“独一无二、多彩多姿的远古历史受到大家的一致肯定”,尽管仍然存在尚未揭开的谜,但他毫不掩饰地评论说,实际上,许多相关研究似乎更像“闪电发出的一道亮光,在转瞬即逝后,重新将努拉吉人置于一片不乏争论的混乱中”(《公教文明》I 1886年 3 S)。

撒丁岛是意大利自然遗迹最多的地区,尤其以地质、植物、古生物和水景最为突出。努拉吉人是这片土地上的一个典型代表,从青铜时代中期到青铜时代末期的600多年中(约公元前1600-1000年),他们一直生活于撒丁岛的土地上。努拉吉文明一直持续到铁器时代(约公元前1000-510年),前后历时大约一千年。

在这个阶段进入尾声期间,经过全面翻修,努拉吉人原有的堡垒式房屋被改建为宗教性建筑物。在每个村镇里,这些举目可见的宗教场所堪称建筑瑰宝,比如奥鲁内(Orune)镇被称为Su Tempiesu的圣水庙宇,还有其他井水和泉水庙宇,或是天神庙宇。努拉吉石屋是由矩形天然石材砌成的空心建筑:每个矩形石块之间以互相嵌入的方式从底部开始堆砌,并逐渐形成一个锥形。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尽沧桑的努拉吉石屋在外貌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随着分别发生于公元前510年和238年的普尼克人和罗马人的入侵,虽然努拉吉的许多庙宇惨遭劫掠,但至少在公元后的最初几个世纪中,其中的一部分仍然保留了它们的宗教功能,并通常以圣人的名字命名。随后,它们在拜占庭征服时期成为殡葬之地,例如Siurgus Donigal镇以圣戴多禄命名的墓葬。从这个角度出发,通过专门研究和考察并在撒丁岛地区规划以宗教为主体的路线可能会具有很大的意义。今天,它们已正式被提名列入教科文组织(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里,争取与已经认可的意大利阿尔卑斯地区史前木桩建筑遗址和Val Camonica岩石雕刻榜上齐名。

为什么加入“世界遗产”名录?

位于Barumini的Su Nuraxi考古遗址在公元前二千年到公元前三世纪期间一直有人类居住,它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将撒丁岛的整个努拉吉文化,包括努尔盖杜∙圣尼古拉(Nughedu San Nicolò)、努尔盖∙阿鲁比乌(Nuraghe Arrubiu)和卡利亚里省的奥罗利(Orroli)列入名录。撒丁岛大约有7000座努拉吉古迹,其中许多仍安然无恙地屹立于世:除了3500座domus de janas——努拉吉时代之前在岩石上挖掘的一种典型撒丁岛史前墓穴,其名称暗指夜月女神戴安娜/雅娜的住处(domus)——还有固定在地面上的立石,等等。

还有一些地中海的其他考古遗址,包括巴利阿里群岛的talaiot,科西嘉岛的石塔,以及潘泰莱里亚岛的sesi,虽然不能与撒丁岛的努拉吉建筑群相提并论,但它们具有相同之处,似乎属于同一文化矩阵的一部分。无疑,对地中海这些一度存在的关联进行研究的确令人神往。这种不同民族间的人类关系印证了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的共同历史渊源和统一。今天,团结一致正是我们需要在地中海区域竭力倡导的宝贵价值。

2021年3月31日,由米歇尔·科萨(Michele Cossa)担任主席的“撒丁岛走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促进委员会提出的申请结果将正式揭晓,这是它与研究、发展和高等教育中心(Crs4:可访问网站http://nurnet.crs4.it/nurnetgeo/)以及Dass(撒丁岛航空航天区)合作,借助无人机、增强现实和地理定位等先进技术,为绘制详细的考古遗产地图共同做出的贡献。同时,弗朗切斯科·塞奇(Francesco Sechi)在沟通宣传和增强意识方面正在进行的工作也非常重要。本项认定结果将有望成为继2008年撒丁岛牧民文化典型代表“canto a tenore”(男高音歌唱)被列为“人类非物质遗产”之后的又一成功。

毫无疑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努拉吉文化的认可将对撒丁岛和意大利产生直接影响。在尊重当地社会团体和撒丁岛文明的文化价值和特色的前提下,这种影响应被纳入一个广泛的可持续发展模式。简而言之,努拉吉时代将不会也不应继续被局限于一个充满诗意的世外桃源。

显然,进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录具有世界性意义。1972年1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的“世界遗产公约”,其目的是对167个国家的1,121个遗址予以肯定和保护,它们在文化或自然层面具有不同凡响的重要性。

人类的天才杰作

努拉吉文化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无论是自身的建筑风格,还是与自然景观的融合和统一,这些建筑都应因其在历史和艺术上的普遍价值而赢得人们的广泛认可。它们代表了人类杰出的创造天才,显示了他们在长久时间内进行的重要价值交流,以及对建筑和景观设计的发展。它们是一种文明的见证,是一种特殊的建筑类型对一个特定人类历史阶段的展示,是对努拉吉文明伟大遗产非同一般的普遍价值和独特性的肯定。

倘若努拉吉文化果能列入教科文组织名录,我们可以用Centurione神父的话予以庆贺:“当所有的大国都在竞相促进本国和外国的古迹研究时,意大利也自然而然地将目光转向撒丁岛,凝望她那缀满了饱经沧桑的石塔的桂冠”(同上,3)。我们祝愿这个世界性的认可顺利通过,并成为激发灵感的源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